区块链众生相Vol.42 | 爱情没了,但我还年轻输的起

2019-03-26 17:24        

 

 

1

我是2017年十月进的场,最开始是朋友带着我玩儿,就当是一茶前饭后消遣的东西。但是当消遣的东西能给你带来不菲的收益时,这个东西就开始变的不一样了。当时我就想啊,我应该专业炒币,坐在家里数钱。

于是我辞掉了现在稳定的工作,不顾女朋友小艾的反对躺在家里成了一个职业炒币人。我每天的生活变的单一,目送小艾上下班,早晚看盘。有时候我连窗帘都懒得拉开,整天都看不见阳光。有时候小艾回来会拉着我去散步,一起去小区后面的小饭馆吃个晚饭。

这种混吃等死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,我开始有点厌倦了,我觉得我像个行尸走肉,每天对着电脑看着看着就开始发呆,有时候我都忘了我还活着。偶尔我会想念上班的日子,但是一打开招聘网站看着那点儿薪资,我这个炒币天才去了太浪费资源了。

小艾说我像一条咸鱼,可是我这条咸鱼会赚钱呀。

前年我投了一点钱,不多,但是也赚了点钱,买了车。但是去年币市就有点奇怪了,一直没有大涨,我前年赚的积蓄已经开始逐渐阵亡,我开始有点慌。

我算了算,手上的余钱还有两三万,我把手里的钱全部投了进去。期间小赚了一笔,这让我觉得市场还有空间,于是我坚持着一分没有套现,全都换成了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币种,但换来的那些币却一个个都像是霜打了茄子,毫无生气。

炒币的日子有点太过于平静了,我觉得自己快变成一个废人了。有时候在想,身边除了小艾,我谁也没有了。

2

2018年8月底,小艾在下班的时候带给我一个惊天大消息,小艾怀孕了。我在被这个消息砸的晕头的时候,双方父母竟然火速定下了我们的婚期,就在年底12月份。我更加懵了,我才22岁我就要撑起一个家?我竟然还要当爸爸了?

思考了很久以后,我还是决定我要更加努力的炒币,只有炒币,我才能快速积累财富,才能撑起这个家。但是想要赚大钱,就得投多一点钱。于是我打电话跟爸妈借了钱,跟亲戚朋友借了钱。我跟他们再三保证,一定很快就能还上。

我拿着借来的30多万投进了交易所,我相信币市一定会再给我惊喜,然而我的钱投进去没几天,我手里的币接连暴跌,有一个甚至一晚上暴跌90%。眼看着账户里六位数慢慢变了五位,我一下子慌了神。心里想着这会不会又是下一轮牛市前的黑暗,现在正是抄底的时候啊!

对,现在正是抄底的时候,币圈一天,人间一年,今日抄底,明日暴富的神话不少啊!我突然想起来我父母手上还有我结婚用的钱,我一脚油门回到了家。

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人,爸妈应该是出去玩了。我进到他们的卧室,记得他们抽屉里有一张卡,里面应该有20万。我拿着这张卡出了门,告诉自己这不是偷,这本来就是给我结婚的钱,我能钱滚钱,很快就能还给他们。

我把这20多万全投进了交易所,我闭着眼睛幻想着我和小艾的大房子,我们还有一个专门的婴儿房,里面铺着柔软的垫子还有各种宝宝喜欢的玩具,我似乎都能听到孩子叫爸爸的声音。

那几天我几乎彻夜难眠,眼睛熬得通红,整晚整晚盯着手机屏幕。

我似乎是低估了这轮暴跌,新投进去的这二十多万转眼也变成了五位数,我买的那些破币,竟然还有下跌的趋势。

我开始慌了,整夜整夜做噩梦,梦见爸妈和亲戚朋友们哭着来讨债。不行,我得开始上班了。

太久没有上班的我碰壁了无数次终于找了一份房地产销售的工作,我以为房地产提成高,但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人交流过了,工作了十几天连个客户的影子都没见着,眼看着同事轻轻松松的拿下好几个大单子,感觉他们的笑容太过刺眼。

越想越难过,我干脆辞了职,去接小艾下班。我远远看着小艾,小艾穿着得体,和身边的同事谈笑风生,我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对自己的悲哀。

我还在关注币价,但是我买的币几乎没有再起的趋势,币跌的越狠,我的脾气也越差,对小艾也开始没有了耐心,整天对着她发脾气。

小艾一直迁就着我,甚至提出以后下班回家在家做饭,对于她的想法我并不在意,在哪儿吃都一样,我满心满眼只有我的币,我不关心小艾大着肚子被油烟呛的咳嗽不止,我也不关心小艾每天晚上在我睡着之后偷偷抹眼泪。

3

我和小艾的婚期越来越近了,小艾的父母开始明里暗里的催我买房了,可是我哪儿有钱啊。亲戚朋友也开始强硬的问我什么时候还钱,我看着5位数的账户,干脆关掉了电话,谁的电话也不接。

又过了几天,我的爸妈上门了,告诉我亲戚追债追去了他们家,我只能把我的情况和盘托出。

老爷子听了之后颓废的坐在家里的沙发上,嘴巴张张合合好几次也没能吐出一个字。跺跺脚带着我妈走了。我知道,他们放弃我了,他们不明白我为什么年纪轻轻就像是沾了毒瘾一样的迷上了炒币。

爸妈走后小艾下班回来了,说起了结婚的事,小艾告诉我,她想去巴厘岛度蜜月,同事说那儿特别美。小艾笑的越是甜美我就越觉得她是在嘲讽我。我将自己炒币赔钱的事情告诉了她,字里行间开始对她冷嘲热讽。小艾哭着让我退场,我瞬间像是炸了毛的猫,竖起锋利的爪子将小艾拍倒在地。

小艾满眼震惊,她不明白我为什么变成了这样,我也不明白。

小艾艰难的站起身,问我:“不炒币你是不是就活不下去?”我不耐烦的点点头。

小艾拖着沉重的步子去到我们的房间收拾了自己的东西,我浑浑噩噩的看着她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走了,我没有动,我不想动。

小艾走了两天之后我终于在饥饿中回神——我的未婚妻走了。我走到卫生间,看着胡子拉碴的自己,我拿起手机给小艾打电话,发现已经是空号。我给小艾家里打电话,是小艾的父亲接的电话,小艾的父亲告诉我,我欠的钱小艾帮我还了一部分,但是剩下的就无能为力了,希望我不要再去打扰小艾的生活。

“那我们的孩子呢?”这句话在我嗓子眼里转了转,却没有勇气问出口。我选择挂掉电话。

“小艾在气头上,婚期都定了,她还怀着我的孩子呢,会回来的。”我不断的告诉自己。其实心里已经明白,孩子和婚姻都没办法维系我们的感情了。

我洗了把脸回到沙发上躺下,开始回忆小艾的好。我想,我该做点什么了,我还年轻,还输得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