区块链众生相Vol.41 | 谁能想到矿机会沦为一堆废铁呢?

2019-03-25 18:19        

 

在人性的博弈场,大抵都是贪婪和自以为侥幸很致命。

在币圈里,那些陷入致命陷阱的人们,都曾沉溺于贪婪和侥幸所绘制的幻象中。

熊市氛围下,气压低的可怕。如果说,加密货币产业是一条河流,不说下游取水困难,如今连源头之水也几近陷入枯竭。

挖矿,曾被认为是区块链世界里最最最最稳妥的赚钱方式之一,但熊市弥漫,现在连产业链最上游的矿工们都损失惨重,哀嚎不已。

A先生家乡在河南一个农村,常年在陕西西安打工,主要做绿化类的工作,一年回家几趟。

在他老家,村子里没有人知道他在屋里堆的一大堆黑箱子是什么东西,人们问了他就说你们不懂,村子里人嘲笑他花钱弄了好多“垃圾”回来。

A先生面庞黝黑,手上布满了老茧,手指关节粗大,一眼望过去,跟村里外出务工的农民工没有差异。

A先生说,经过岁月的打磨,人的外貌形象都差不多,但是他觉得在自己跟别人不一样,他接近新科技。

村里没有人知道A先生挖矿,只当他是一般外出务工。

 

在西安打工时,A先生听说比特币矿机能挖矿赚钱。他跃跃欲试,最终在金钱的诱惑下,一口气买了几台显卡矿机放在河南老家。没日没夜的进行着,挖出来的币换成钱就再拿去买矿机,一年下来,竟然有几十台矿机了。

A先生把那几十台矿机都堆在特意腾出来的一间砖房里,一层显卡一层板子往上叠。有时候一不小心磕碰到,矿机就失灵了。只能把显卡拆出来,用箱子装着再安装一次。

这事A先生不让别人来插手,所有机器都是自己装的,不会的就各种找资料,他也抱怨自己不懂,干嘛非得给自己找委屈受,费劲死了。过不了几分钟,他就想明白了,都是为了钱呢,这不就是奔头吗?就又开始干起来。

最开始的那几台都没事,但矿机加到几十台之后经常死机。A先生怀疑是稳压器的毛病。他这几十台矿机没有用稳压器,甚至连地线都没有。但是农村没有地线,这个很难解决。

稳压器一台要200多块钱,他没舍得买。最后,他用了个土办法——在院子里刨个坑,弄了个三角铁架放到坑里,再扔上十几袋盐。

后来,一个星期左右也就最多死机一次,让家里人重启一下就行,他得意洋洋。

去年夏天,A 对挖矿赚钱充满信心。当时他用这几十台矿机一个月能挖15个左右ETH。ETH的价格为三千RMB左右,每个月挖矿收入为5万元。其中除去电费,每个月还能净赚3万左右。他双眼放光,这样的话,一年下来就有了好几十万的存款了,似乎眼前就是人民币堆起来的一座小山……

然而,理想很丰满,现实总是很骨感。

没多久,残酷的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。由于全网算力飞速增加,事实上他每月能挖到的ETH比上个月数量接近腰斩,而ETH的价格则从3000元一路下跌到790元,价格大幅缩水了74%。

到今年1月,A先生手中能挖到的ETH少的可怜,收入根本不够支付电费的零头。

A痛苦地说,挖了一年几乎没有挣钱,还赔了些,现在只落了些“铁疙瘩”。

他本以为出售矿机多少能回些本,但如今只是雪上加霜。矿机形同废铁,过去高价购入的矿机现在几百元也没人肯买,问都不带问的。

人们怀着改变命运和改变世界的梦想来到币圈,却发现这一切只是幻象。有人从泡沫中脱身,有人仍沉湎于噩梦之中。

A先生老家的矿机早已停机。如今,他还是西安绿化工人的身份……